158 9170 2634 xinli851 1603869451
在线心理咨询

知识文章

咨询案例 > 咨询理论 >

爱撒谎的孩子

来源:王者 发表时间:2018-07-23 15:00:00

Boyd是一个三口之家:MaryRichardWhitncyWhitney15岁,她是Mary和前夫的孩子,Mary离婚时Whitncy还是个婴儿。Mary离婚一年后嫁给了Richard,现在他们前来治疗是因为15岁的Whitney无法让人信任她。她强迫性地反复撤谎,并且她的谎言多数时间都会被识破。当我们走进治疗室坐下来的时候,Mary首先告诉我说:“她从我有记忆起就开始向我们撒谎。”

这显然是不可能的,但问题并不在于这句话的逻辑性,而在于这句声明的语气强度一“从我有记忆起”。治疗开始时的一个故事,便限制了家庭的互动(intcraction)

 

第一步:拓展目前的主诉

 

Richard(开始讲述故事):我们不知道为什么。我们本来以为自己可以处理好,但情况却变得更糟糕。

Mary:我们尝试过所有办法。我们试图理解她为何要这么做。她的流言都是那些最简单不过的事情,而且现在她在学校也撤谎,成绩也已经掉下来了。

 

这是对治疗师的首次挑战:家庭抛给治疗师一个问题,一个与个人性格密切相关并具有责任归咎的问题——除了撒谎者外,还有谁应对她的行为负责任?

大多数家庭都会带给治疗师这种挑战。他们以特定的方式描述他们的问题,并且邀请治疗师加入他们,让治疗师掉进他们那种用固定眼光看待问题的陷阱里。治疗师如果由此询问更多的细节,如:她撒谎有多久了?她撒流的例子有哪些?这可能会强化(reinforcc)家庭本已坚定的信念,即Whitney是个病人,她撒谎正是问题所在。

如果我加入(join with)父母当中,那我可能会失去Whitney,我当然不能费同他们对女.儿和他们自已的狭隘的定义。我需要引进不确定、好奇和希望,来帮助父母亲再次将他们自己视为不容置疑的有能力和有办法的人。

不过我也必须和Whitney接触。我征得她父母亲的同意和她谈一会儿,我说我对她的生活感到好奇,并以此开始了我们的谈话。

(我们谈论她的学校、她的朋友和她的兴趣。她告诉我她保存着她的日记,她喜欢诗歌;她还告诉我她写诗,但从未给任何人看过。我问她是否知道隐喻是什么;我们一致认为,隐喻能通过以一个不同的名字称呼某一事物,而引起对该事物的关注。我说,实际上,隐喩是一种富有诗意的谎言。)

我对这幅景象(image)感到满意。它将一种症状转变为一种技术,而且我很确信它会让Whitney感兴趣,Whitney挺聪明,很容易与我交流,而且像任何年轻人一样,希望我将她理解为并非只是一个撒流者,同时,我知道父母亲很可能觉得我已经被Whitncy引诱,而且上了她的当。

 

Minuchin医生(转回到父母亲):你们能和Whitney谈话吗?我是一个陌生人,并且你们已经因你们家庭里非常重要的事情来见我了。也许你们可以一起谈话,这样将帮助我了解你们相互之间是如何互动的。

 

这对于个人取向(individual orientation)的家庭来说是第一次挑战。它看起来是一个中立的陈述,只是询问信息,不过,我询问的信息是一个不同领域的信息。它并不是有关Whitney的方式,而是有关家庭相互作用的方式。

 

Richard:对此我无法解释。这就是为何我们要到你这里来的原因。町:开始的时候她仅仅对我们撒谎,现在她也惹其他人的麻烦。她从不告诉我们事情的整个经过,她现在实在乱套了。

Minuchin医生(Whitney):你能帮助我理解你父母亲在说什么吗?

Whitney:行,我想要做某件事情,他们问我以前是否做过,我否认。

Minuchin医生:你能给我举个例子吗?

Richard:一周前,由于她成绩差,我们处罚她,不准她外出,并且不允许她使用电话。但我知道,事实上,她的确使用了电话。

Minuchin医生:你是怎么知道的?你是如何变成一个侦探的?顺便问一句,你和Mary,谁是一个更出色的侦探?

 

第二步:着重探索维持问题的互动

 

我尽量避免指贵,并且从Whitney转向父母亲,探索他们在Whitney问题中的参与程度。下面这些问题一父母亲谁更严格、谁更担心、谁是更出色的侦探一指向那些可能将存在的问题复杂化的差异。这种奇特的语言,隐藏着对父母亲权威的质疑。

 

Mary:我们现在没有把握控制局面,因此我们对Whitncy更加关注。她所选择的朋友并非都是好的,我们对她和谁在一起就变得更小心。有一天她说去看望一个朋友,但我后来却在购物商场发现她和一个男孩在一起。

 

对父母亲中谁是一个更出色的侦探这个问题,Mary的回应是给出更多关于Whitney神秘的撒谎病的证据。这只是很平常的回应。父母亲从自已内心观察孩子行为的同时,却很少察觉是他们的自我在进行观察。

 

Minuchin医生:你担心她会卷入一种性关系吗?

Mary:这我确实不知道。无论她做什么都成为一个秘密。

Minuchin医生:我很担心你。想方设法跟踪一个处于青春期的孩子,会变成你的全部工作。你们两个担心的程度是一样的吗?或者你们中的某一个比另外一个更为担心?

Richard (瞥了Mary一眼):她卷入这件事情比我多。

Mary:这要看情况而定。

 

我一直试图将故事本身和讲故事者分割开来。这一对父母亲对Whitney行为的观点显得很一致,这种情况其实并不多见。父母亲看问题几乎总是有不同的角度,为了使故事有细微的差别(nuances),我正试图厘清他们各自的版本。这里,父亲的评论似乎表明,他已准备好从表面上的统一阵线出发了。

 

Minuchin医生:为何你不认为会发生那种情况呢?Mary想、从Whitney那里获得什么呢?

Richard:她希望Whitncy诚实。过去她们俩的关系非常亲密。

 

当家庭成员说“非常亲密(very c1ose)”时,他们通常意指“和谐(harmonious)”,但对于一个治疗师而言,“非常亲密”提示缠结(enmcshmcnt):当儿童成长为青少年,并想成为他们自己的主人时,这种亲密关系会难以维持。

 

Minuchin医生(Mary):如此看来,这种撤谎可能是一种防御。在这点上,你和你的女儿被钧在了一起。她在拉你,于是你会不断地观察她。你如何从她那里解救出你自己?

Mary:如果我能够信任她,相信她会去做她所说的将要去做的事情女J比说要去购物商场,并且确实去了,那我就会让她去。

Minuchin医生(Richard):你妻子试图放松对Whitncy的盯梢,但随后Whitney会做一些相当于说“看着我!”的事,使得Mary再次上钩。

 

母亲和女儿都没有理解地们白己的行为,是如何保持这个控制和反叛循环(contro1-and-rcbel cycle)在不断进行的。通过向另一个人说出对他们行为的评论,来间接挑战家庭成员,有时是非常有效的。这里我向Richard描述了Mary的行为,这样可以使Mary不设防地倾听。

 

Minuchin医生(继续):她们两个都被困住了。Whitncy需要Mary看着她,而MaryWhitncy钩住了,不得不观察Whitncy,并对Whitney做出回应。这是一个循环。你能帮助她们吗?你能将这两个人从恶性循环中解救出来吗?

 

我挑战父亲,并让他介入,要求他成为一个非正式的协同治疗师。邀请家庭成员成为彼此的治疗者,是我治疗的一个特点。我相信这是保持家庭的积极变化的最可靠的途径。

 

Richard:我知道Mary有可能在某些地方反应过度。几个月前,当我们试图建立惩罚规则时,Mary会大喊大叫,但一个小时以后她们就会一起去购物商场。Mary会感到自责并妥协。

Minuchin医生:在这种情况下你做了什么